這次翻譯的比較完整一點,然後有刪掉一些,但是語意應該還好

大家看看之後,可以給些意見喔




------------------


金鳳花的眼中反射著安全門上的微弱燈光光線,他躺在小櫻的手臂上,回到他原先的工作,在夜裡保護著小櫻。她依偎著我母親睡著了。我有自己的床,因為我還在療養中,因為沒有人可以跟我一起睡,這簡直就是惡夢和慘敗。

在輾轉難眠幾個小時之後,我終於接受這是一個難眠之夜。在金鳳花的注視下,我躡手躡腳的在冰冷的磁磚地板上走向衣櫥。

中間的抽屜裡放著我們13區的衣服。大家都穿著相同的灰色褲子和襯衫。在衣服下面,我保留了一些我在競技場的東西。我的學舌鳥別針,比德的token,和有我媽媽和小櫻以及蓋爾相片的黃金練墜,一個銀色的降落傘以及比德在我毀掉競技場前給我的珍珠。

我盤著腿坐回我的床上,我把光滑閃亮的珍珠放在我嘴邊來回碰觸它。基於某些原因,它能帶給我一些安慰。像是來自送禮者本身的一個冰冷的吻。

『凱妮絲』小櫻輕聲說著。她醒了,她在黑夜中寧試著我。『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一個惡夢,快回去睡吧』很直覺的反射動作,把小櫻和我母親排除在外才能保護他們。

為了不吵醒我母親,小櫻輕輕的離開床上,抱起金鳳花,然後坐在我身邊。『你很冷吧』她拿了一個毛毯,包住我們三個,『你知道你可以告訴我的,我很會保守秘密的,即使是媽媽。』

時間和悲劇迫使著她快速的成長,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

『明天早上,我將會同意成為學舌鳥。』我告訴她

『是因為你想想要,還是被迫成為』她問著

我微微笑『我想兩種說法都是吧。不,是我想要而且必須要。如果這能幫助反叛軍打敗史諾總統的話』我又抓緊了那珍珠多一些『只是....,比德,我害怕如果我們贏了,反派軍會處死他,因為他是個叛徒』

小櫻思考著這個問題『凱妮絲,我想你不明白你在這場行動中扮演著多重要的角色,重要的人通常會得到他想要的。如果你想要讓比德在反叛軍中很安全,你就一定能做到』

我想我是很重要的。他們為了拯救我解決了很多的麻煩。像是帶我回12區。『你是說...我可以要求他們赦免比德嘛?那如果他們不同意呢?』

『我想你可以要求幾乎所有的事情,而他們不得不同意』

口頭上承諾是秘密的,即使寫在紙上的聲明,在戰爭之後那都很容易蒸發不見。所以我需要一堆的證人,我需要每一個我可以得到的人。

『這件事情必須被公開』我說。金鳳花動了動他的尾巴表示同意『我要讓 Coin宣布,在整個13區的人民面前』

小櫻微笑著『喔,這樣很好,這不但是一種保證還能讓他們很難收回他們的承諾』

『我應該時常把你叫醒才是,小鴨子』

『我會希望你這麼做的』小櫻說,並給我一個吻,『試著睡一會好嘛』我同意了。


當我把金屬托盤放在一大筒食物前,我看見早餐是一碗熱的榖飯,一杯牛奶,和一小瓢份量的水果和蔬菜,來自13區的地下農場。我坐在分配給艾佛丁和霍桑以及其他難民的桌子。你必須有足夠的熱量撐到你的下一餐,不多也不少。食物的份量根據你的年齡,身高,體型,健康狀態和一整天勞動所許要的體力。

蓋爾把他的盤子推給我,而我試著不要可憐的看著他的蘿蔔泥,因為這樣我只會想要的更多。當我把我的注意力轉向將我的餐巾摺疊,一杓蘿蔔泥已經放進我的碗中。



--------------------

12/21更新

 

『你不要這樣做』我說,但我已經挖了一些食物,這實在很難令人信服。『真的,這有可能是違法的。』13區對於食物有很嚴格的規定。像是,如果你沒有吃完或者想要把他留著晚點吃,然而你不能把食物從餐廳帶走。在有些方面,13區管的甚至比都城還多。

當我把我碗內的食物刮乾淨時,我有了一個靈感『嘿,也許我應該在變成學舌鳥之前提出一些條件。』

『讓我幫你栽種蘿蔔嘛?』他說

『不用,我們懂得打獵的』這引起了他的注意。我們可以在地上,在樹林裡,我們可以再一次的做回我們自己。

『就這麼做』他說。

『我必須去指揮部門一趟,你要跟我來嘛?』我問著

『好,但經過昨天的事情後他們也許我把我踢出來』當我們放下我們食物的金屬圓盤,他說,『你知道,你最好把金鳳花也放在你要求的表單當中,我不認為沒有用的寵物概念在這裡侍從所皆知的』

『噢,他們會找一個工作給他的,每天早上紋身在他爪子上』我說

當我們到達指揮部門,coin,普魯塔克和所有他們的人們已經聚集在一起了。蓋爾的出現讓有些人感到驚訝,但沒有人把他踢出去。我心理想的事情變得一團混亂,所以要求一張紙和一隻筆。coin親自遞給我紙筆,然後每個人都默默的等著,我坐在桌子邊,開始寫起我的清單。金鳳花,狩獵,比德的豁免權。然後要對外公布。

這也許是我唯一和他們談條件的機會。想一想,還有什麼其他你想要的嘛?蓋爾,我把他也寫在表單上,我不認為如果沒有他我能做到這樣。

頭痛又出現了,然後我的思緒開始糾結。我閉上眼睛開始默默背誦。我的名字是凱妮絲.艾佛丁,我十七歲,我家在12區。我參加了飢餓遊戲。我逃脫了。都城恨我。比德被抓成了階下囚。他還活著。她是個叛徒,但是還活著。我必須讓他活著....。

這清單看起來似乎有點小份。我應該試著讓他多一點,跳脫我們現在的狀況,在未來我可能會變成非常沒有價值了。我不是應該要求更多嘛。為了我們家,為了我12區其他的人們。

筆從紙上離開了。我睜開眼睛,看著那不自信的紙張。我要殺了史諾總統,如果他被俘虜的話,我要有這個特權。

普魯塔克輕輕咳了一聲『差不多了嘛』我匆匆撇了一眼並注意到時鐘。我已經坐在這裡20分鐘了。

『嗯』我說,我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沙啞,所以我清了清喉嚨『是的,那麼這就是協議了,我會成為你們學舌鳥』

『但是我有一些條件』我攤開清單然後開始說『我們家人可以保有我們的貓』都城反叛軍覺得這不是什麼問題,當然可以,所以我能保有我的寵物。

『我還想要打獵,和蓋爾一起,在樹林裡』我說,而這下每個人都停頓了。

『我們不會走的太遠,我們會用我們自己的弓箭,這樣廚房就會有肉了』蓋爾補充著說

在他們說不之前我又趕緊的說『我只是..只是關在這裡太令我難以呼吸,只要能打獵,我就可以恢復的更快,跑的更快』

普魯塔克開始解釋13區的弊端,以及其危險,和額外的安全問題。人身傷害。但是coin打斷了他的話。『不,讓他們去,給他們每天兩個小時的時間,從他們的訓練時間扣除掉。只允許半徑1/4英哩的距離,要帶著通訊儀器和腳鏈。那下一個條件是什麼?』

我看了一下我的清單,『我需要蓋爾和我一起』

『要他跟你在一起坐什麼?遠離攝影機?全天候陪在你身邊?你希望他呈現出來像是你的新歡嘛?』coin問著

他沒有帶著任何特定的惡意,正好相反,他的言論非常的就事論事。但我的嘴巴卻驚訝的說出『什麼』

『我想我們應該繼續當下的戀情。比德的叛逃或許會導致觀眾同情她』普魯塔克說。『尤其當他們認為她懷有比德的孩子時。』


---------------



300cover.jpg   

enz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