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g

------讀後心得

這是一場官司,要陪審團們決定這位親手結束丈夫生命的妻子,有沒有罪。這就是故事的大主軸,很簡單,很明瞭。而重點就在於這一路上妻子的心路歷程。
人生總不是這麼順遂的,但至少相戀那一段的美好,足夠讓她珍藏一輩子。面對丈夫的絕症,一如常人的,妻子努力照顧著丈夫,原本說好家事兩人要各自負責一半,照顧小孩也是,因為女主角可不是一個只想當家庭主婦的小女人,她也有她的理想和事業,所以婚前就協議好一個家庭,兩個人都要對等的付出。只是這下丈夫病了,不論是家裡的經濟來源或是家事處理全部擔在女主角的肩上,而兒子以生俱來的個性也讓女主角頭痛不已,她的世界頓時昏暗無比。這時,丈夫向她提出,想提前結束生命的請求。
站在丈夫的立場,一來是不想讓自己最後的日子活的沒有尊嚴,二來也是不想造成家人們的負擔。我想無論是誰,走到生命最後的盡頭,想法都是差不多的,好死總比賴活著好。但,親人們願不願意放手呢。
站在妻子的立場,任誰也決不願意就這樣放棄了最心愛最親愛的人,而這一個人還是這一輩子生命的伴侶。而這時,我才感覺到,生命的伴侶,是攜手走過一輩子的人。我們的父母,有一天會老去,死去。我們的小孩,有一天會長大,而離開了家。唯一剩下的,就是生命的伴侶。那又怎麼忍心讓他離去,留下自己孤零零的面對這往後的人生,怎麼做得到。因為做不到,所以女主角內心煎熬萬分,而丈夫一再的請求,最後女主角妥協了。
這是愛嘛?親手結束愛人的生命,法律上不同意,但人性怎麼說。這讓我想起之前的電影『3D驚天動地』這部災難片,片中有兩個片段,也是親手結束敬愛的人的生命,那需要多大的勇氣,縱使這些都是對方希望這麼做的,不想成為負擔,不想成為累贅。然而,我想我能接受,歐洲不也有些國家已經將安樂死合法化了,與其讓心愛的他一直飽受身體上的痛楚,或許讓他安然的離去,對他會是好的。至於我們,悲痛過後呢....
悲痛過後.....,我想我們該做的就是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與健康吧。久病床前無孝子啊,管他父子,母女,愛人,夫妻,病痛帶來的,決不是一個人的痛,好好珍惜自己的身體與健康吧。(怎麼會變成這種心得了啊!!!)
另外個人也對於(陪審團)這種制度很感興趣說,好像歐美國家都滿盛行的,對於一些較有爭議性質的案子都會請陪審團來決定,這時雙方的律師真的就是很大的關鍵呢,說的好不好真的就會決定當事人的未來,所以也就覺得,律師在問話時的技巧真是無比的神奇和陰險啊,在不知不覺中就會把人們思考的方向帶往有利或不利的模式去,然後另一邊的律師就還要拉拉拉的,把剛剛陪審團受影響的概念在拉回來。說到這種陪審團的爭鬥,就想推薦『生而位囚』給大家看,那雙方律師的爭鬥更是精采啊。

 

最後也要感謝一下『商周』提供的試讀機會啦!!!

822099_lup6uwv_l.jpg

有個問題在我腦海來回擺盪,如鐘擺般:
拒絕丈夫絕望求死的懇求,是因為我愛他,還是因為,我不夠愛他?
當病痛纏身的丈夫提出助死要求,一次、兩次、三次……
愛與不捨,讓她再也無法拒絕。
只是她沒有料到,對丈夫付出那最後的、最仁慈的愛,
換來的,卻是女兒在法庭上的厲聲指控……

「我想要自己決定什麼時候走。我想要死得有尊嚴。而這對我來說,就是自己決定時間……妳會幫我嗎?」他靜靜地說。

「我做不到!我想要留住你,愈久愈好,我不要幫你提早離開……這不公平!你不該問我。我根本不想要你死,為什麼我要讓這件事提早發生?我會盡我所能幫你,但不是幫你死啊!」

【書籍簡介】

明天是我的生日。
五十歲生日,知天命的五十歲。
我不會舉行什麼生日宴會,
因為我人將在法庭上,罪名是謀殺——這種慶祝方式更特別。
在五十歲生日這天,黛柏拉將面對的,並不是充滿歡樂氣氛的慶生派對。待在看守所九個月之後,她必須在法庭度過她的生日,因為她被控謀殺結褵二十四年的丈夫。
奈爾——黛柏拉的丈夫——罹患了運動神經元疾病(肌肉神經控制喪失,以至死亡),先是四肢不聽使喚,接著咀嚼、吞嚥、語言能力逐漸退化,最後連呼吸都發生問題。病發一年九個月之後,他開始懇求黛柏拉幫助他擺脫這一切折磨,深愛丈夫的黛柏拉在極度不捨之下同意提供協助。為了讓一對兒女保有心理的健康,夫妻倆沒讓孩子知道這項安排,不料在丈夫過世九天之後,視父親為偶像的小女兒竟跑去報警……

41YgLRFv5PL.jpg

最仁慈的愛
The Kindest Thing
作者:凱絲.史丹克里夫/著
原文作者:Cath Staincliffe
譯者:劉曉樺/譯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11
語言:繁體中文 
ISBN:
裝訂:平裝

enz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Jamie
  • "運動神經元疾病" 又稱"漸凍人",因為急病的關係逐漸不能動,與冰凍住了一樣..,謝謝分享! 很敬佩您除了大量閱讀之外,還持續分享好書的讀後感! 加油~
  • 原來就是漸凍人喔,之前也有聽過這個名詞,只是這回書中用了新的名詞就沒有聯想在一起。謝謝你的造訪啊,︿︿。

    enzo 於 2011/05/12 10:51 回覆

  • 淡淡
  • 這的確是很兩難啊,心愛的人活著要一直受病痛,而且也拖著全家人...可是面對心愛的人又怎能下得了手

    情與法真的很難兩全 > <
  • 嘿呀,這種官司真的打的很令人心痛

    謝謝你的來訪︿︿

    enzo 於 2011/05/15 12: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