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jpg1-1.jpg1-2.jpg 

由於這本書還沒有中文版封面,所以就好先補上國外版的封面啦。其實每次找書本國外的封面時,總是有眾多個版本。這一次也不例外的。看完書本在來找封面,對於左右兩邊的封面設計都能了解其設計意涵,但是對於中間那一張....,好啦,或許跟故事裡頭的情節也是有所關係,但是看起來就是有點,駭人聽聞的。再來就是,中文翻譯成『被囚禁的音符』,也沒有提供原文書名,害我只好拿作者的中文名字去收尋,最後也是在對岸的網站中找到了作者的英文名,然後再利用亞馬遜找到書本的原名『the weight of silence』,對岸翻譯成『寂靜的重量』。而為什麼會收尋到呢,是因為這本書有入圍了2010美國的『愛倫坡獎』當中的『Best First Novel By An American Author』的提名,可惜最後不是他獲獎,但是有入圍就是一種肯定啊。
    ps:這一年的『Best Novel』沒想到竟然是『The Last Child by John Hart 』,也就是我之前看的『順流而下』的作者,(2009年,第三部作品《最後的守護人(暫名)》(The Last Child)擊敗前輩大師《林肯律師》麥可‧康納利,獲頒英國「鐵匕首獎」。2010年《最後的守護人》再次奪下美國「愛倫坡獎」最佳小說獎。一舉囊括大西洋兩岸最高榮譽,成為三十年來唯一二度獲頒「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獎的文壇第一人。)
    顯然春天出版的書籍,都是國外得獎的作品呢,難怪看起來爽度十足啊。

    好了,是該回歸主題了。
---------先來個故事簡介吧-------------------

孩子,妳要永遠記得珮翠拉這個好朋友
要永遠記得她對妳的好。永遠不可以忘記
有一天當她需要妳的時候,妳也要為她不惜一切
懂嗎?

珮翠拉,不要死。告訴我,我該怎麼找回自己的聲音,才能救妳

四歲那一年,凱莉目睹了一場悲劇。基於某種不明的原因,從此她再也沒有說過話。她失去了聲音。
所幸,在這個孤獨無助的世界裏,她還擁有珮翠拉。珮翠拉是唯一能夠了解凱莉心意的人,永遠知道凱莉需要什麼,不需要言語。在學校裏,每當凱莉被老師誤解,被同學欺負,遭受委屈,珮翠拉永遠在她身邊保護她,幫她解圍。她是凱莉的聲音。
有一天,珮翠拉在房間的窗口看到凱莉走進森林,於是就立刻追出去。沒想到後來,當凱莉看到珮翠拉的時候,卻目睹珮翠拉受到可怕的傷害。珮翠拉已經渾身是血,性命垂危。
她必須拯救珮翠拉,她無論如何都要救她最好的朋友。然而,如果想救珮翠拉,她必須找回自己的聲音,說出真相。只是,她要如何……
-------------------------

讀後心得:
    應該可以歸類到懸疑小說吧,而且從一開始沒多久後,小女孩就呈現失蹤的狀態,也就是說,從一開頭,懸疑的情節就出現了。故事快四百頁,一直到了三百多頁,兇手是誰讀者還是毫無頭緒,一整個心就懸在那裡,也只好一頁接著一頁的翻下去,也跟文中的角色一樣,祈禱凱莉快點開口說出真相,卻也如同文中角色般,知道凱莉已經很久不說話了,這一次,也已經不期待了。就是這樣的鋪成,讓這篇故事營造的相當成功。也很久沒看到這樣模式敘述的故事了,作者將故事中的主角,一個個獨立出來,都用第一人稱的方式來陳述,讓讀者可以更深層的去體會到各個角色的心情感受。除了我們故事中的小女主角『凱莉』以外,在凱莉這個角色上,作者就用第三人稱來描寫他,畢竟她知道所有事情的緣由,因此利用第三人稱來描寫,才可以避開小女主角內心的聲音,也才不會那麼早大家知道兇手是誰。
    然而說到兇手,剛剛看了另一篇的讀後心得,其實他的心情跟我差不多。
一直看到書的後半段,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沒有嫌疑,而最有嫌疑的看來也不怎麼有嫌疑。這時候就滿心的期待,如果最後作者有辦法把兇手歸到這些主角其中一人身上,我就太佩服他的功力了。但沒想到兇手竟然是一個在文中出現不多的小角色,這樣結局如果拍成電影,我想應該會被大家罵的狗血淋頭吧但是不能否認的還是他故事的營造功力,就是抱著一直想要知道兇手是誰的心情,一頁一頁的往下翻。有時會想想,是這個人嘛,還是那個人,或許另一個人也是挺有可能的啊。不知道作者會怎麼繼續寫。
    說到故事的另一個結尾,我就還滿喜歡這樣的結局。也就更佩服作者除了失蹤這個大故事以外帶出來的小故事,最後也讓這個小故事有個結尾。
對於他的死亡,我也讀者們應該也跟他們一樣,帶有一點點的遺憾,卻也不感到悲傷吧。最終當他們談起他的時候,說『如果不是那天他....她也不會.....』,雖為他的一生平反了一些,但是他帶給他們的傷痛,卻是絕對的。一個人的可恨和可悲,果然是一體兩面的。然而最後他竟然還是沒跟她在一起,吼,真是太生氣了啦,但這畢竟不是愛情小說,我也就只好認了啦。只是在看這一段感情的時候,總是會想到人們常說的,『最後結婚的人,不會是你最愛的人,而是和你最處得來的』這一類的話。但是這一句話在故事中,絕對只有符合的前半句,那後半句對應到的那個人,簡直就是一場悲劇吧。
    最後來到故事的小女主角身上,這樣的受虐的小女孩,在我看翻譯文學小說的歷程上,也未免看到太多太多太多了吧,多到讓我以為國外的小女孩每個都遭受到極其恐怖的家庭和年幼生活,縱使在他們的身邊還是有人在保護他們。像是『我遺失的時間』,是父親對小女孩的凌虐。因為受到創傷,讓她決定選擇不再說話,幸好她遇見一個懂她的好朋友,讓她不用說話,也知道她想表達些什麼。這樣的默契真的很令人羨慕,其實兩個人相處久了,有時候的確看一眼對方的眼神表情,就能明白他想表達的心情或話語,我感受過,我知道。只是面對從一開始就不說話的小女主角,
珮翠拉竟然能這麼懂他,真是令人感到驚訝,也很難能可貴。因此才會出現在書籍介紹上的那一句話,那是凱莉媽媽曾對她說話,在凱莉選擇不說話的那一段日子裡。『孩子,妳要永遠記得珮翠拉這個好朋友,要永遠記得她對妳的好。永遠不可以忘記,有一天當她需要妳的時候,妳也要為她不惜一切。懂嗎?』那個時候看到這一句話的時候,就知道一直以來都是受到珮翠拉的凱莉,最後一定會出手幫忙珮翠拉的。雖那個時候也還不知道故事會怎樣發展下去。
    只是等到案情落幕之後,對於兩個小女孩分隔兩地,文中又敘述珮翠拉之後的樣子,就讓我感到一絲絲的哀痛,曾經那麼要好的兩個朋友,因為一個事情的發生,縱使她們的情誼沒有改變,很多事情卻已經改變了。那一段的敘述,帶給我悲傷的程度,遠大於兇手犯下的錯。是兇手犯下的錯,才導致了這樣的悲慘結局...........。

 
最後當然還是要感激一下,『金石堂網路書店-非讀Book』的試讀活動,以及『春天出版社』啦。

 

1-3.jpg1-1.jpg1-2.jpg 

enz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